泸州新闻网 > 教育 > 校园生活 > 爱心助学 > 正文

自强自立 花季少女的励志故事

每天清晨5:00过,当别人还沉浸在梦乡时,黄元元母女俩就起床了。母亲黄有建是一名环卫工人,每天一大早就要上岗去承包的地段扫街。母女俩齐心协力准备早餐,吃过早饭后,天才蒙蒙亮。

downLoad-20170816110106

 

“元元,妈妈走了,你一个人在家乖乖学习哈!”赶着上班的母亲简短地叮嘱了一句,就匆匆出了家门。11岁的黄元元站在窗户前,望了望母亲渐行渐远的背影,然后开始做家务:整理厨房、打扫卫生、洗衣服……不一会儿,这间小小的廉租房就被收拾得干干净净、井井有条。

忙完家务后,差不多就已到上午10:00,又得准备午饭了。打开蒸锅看看,里面的剩饭差不多够了。黄元元想了想,拿上母亲留给她的几元钱,出门直奔住家旁边的农贸市场。番茄、黄瓜、豇豆、茄子、空心菜、白菜……逐一走过小菜摊,她一边问着价,一边盘算着,最后买了一大把最便宜的小菜——空心菜提回了家。

“空心菜不浪费,把上半截摘完后,可以再把下半截的杆摘干净切碎,和着切碎的泡豇豆一起炒,很好吃的。”今天中午的菜单,黄元元动作麻利地摘着空心菜,顺便就把午餐安排好了,一份凉拌空心菜、一份碎米空心菜杆炒泡豇豆。“快11:30了,我要赶紧一点,等一会儿妈妈要下班回来了。”她看了看桌上的闹钟,加紧了手里的活儿。

“妈妈年纪大了,身体也不好,还要辛苦地做工挣钱养家,我不能给她帮上忙,但至少不能拖了她的后腿。所以,我平时能够帮着妈妈做些家务就尽量多做些。”黄元元如是说,而这一大半天下来,她就一直这样在家里忙进忙出,为母亲当好家庭勤务兵。

黄元元的家庭和别人家有些不同,母亲黄有建直到41岁时才生下她这个唯一的女儿。而中年得女的黄有建还没来得及好好感受这份迟来的幸福时,丈夫就与她离了婚,抛下她和嗷嗷待哺、才几个月大的黄元元。更不幸的是,几个月后,黄元元的父亲因突发脑溢血去世。自此,母亲就成为黄元元唯一的亲人。为了养活自己和女儿,黄有建不得不带着几个月大的黄元元离开农村老家来到城里,在龙马潭区小市街道一家棉絮加工厂找到一份工作,这一干就是四五年。黄有建一直身体不好,患有全身浅表性淋巴肿大、哮喘等、支气管炎等疾病,不能太过劳累,要与正常体质的工人一样完成每天的工作量,对她来说越来越难。2010年,饱受病痛折磨的她不得已辞工。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,进入龙马潭区环卫所当上了环卫工人。工作也变得相对稳定,每个月有1800元左右的收入。

母女俩在关口社区的一套廉租房安定下来,但生活依然非常艰难,家里除了有一支别人送的旧手机之外,就连电视机、洗衣机等普通家电都没有。“没办法,我每个月要看病吃药,还要存钱给元元治眼睛。”对于女儿,黄有建异常内疚,黄元元很小时就患上了眼疾,却直到在下大街小学上一年级时,黄有建才发现女儿的眼睛不但高度近视加闪光和弱视,还患上了慢性角膜炎。上一次带着女儿去医院检查,加上配眼镜就花了800多元,而且每月都必须去医院复查。“我就这一个女儿,又乖又懂事,学习好,平时从不让我操心,我一定要让她好好读书,将来有一个好前程。”

“妈妈你别伤心!你看,这是翰林文化培训学校给我的1000元资助金,这钱可以让我们用好长一段时间了。开学后,我一定会努力学习,争取考上泸州十二中。将来我还要考上更好的高中、大学,找个好工作,再也不让你辛苦劳累了!””黄元元从记者手中接过这笔资助金,坚定地说道。

川江都市报记者 何晓梅 摄影报道

责任编辑:吴迪
/*内容页面底部广告*/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报网互动  新闻报料

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  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>>  更多资讯  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

电话报料:0830-3158783 通讯员投稿邮箱:news@lzep.cn

QQ报料:

/*内容页面底部广告*/